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

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网络长篇小说)风流医生(154)  

2014-11-16 19:04:43|  分类: 妖姬书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与美女斗酒

作者:邪魔之灵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猴哥,你说为啥人都这么犯贱呢?我明明已经不喜欢江紫娴了,但看到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,我又觉得不甘心!”街边露摊小食档口,方玉风举着啤酒瓶直灌,没咽两口,却已经见底了,看看桌面上,已经零零落落地堆了六七个空瓶子,其中大部分都是他喝光的,王宏侯中只喝了不到三瓶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宏侯瞅了瞅已有毫无醉意的方玉风,淡然笑了笑:“兄弟,话不能这么说,啥叫‘人都这么犯贱’啊?只能说是你小子一个人在犯贱,有空多向你猴哥我学习学习,试着做个纯洁的男人吧。”

    “切,你?纯洁男人?你这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,天下男儿‘本色’,纯洁男人只是相对于你这种‘闻不着鱼腥的残猫’来说的。”

    “呵呵,我是残猫,最起码老子现在活得逍遥自在;你看看你现在这德行,你后宫如云又咱地?现在还不在这犯愁?”

    “我犯愁……那是因为我……”说到一半,方玉风也不知接下来该咱解释,他干脆不说了,撬开另一瓶酒,继续畅饮。

    “因为你啥?说啊?咱不说了?”王宏侯目光直视着喝得满脸泛红的方玉风,颇有一副幸灾乐祸似的表情,稍顿一会儿,他又接着说:“依我看哪,你小子就是霸着茅坑不拉屎!既然你坚决认为跟江紫娴已经不可能再破镜重圆了,那你为啥还看不得别的男人接触她呢?你不觉得自己很过份吗?”

    王宏侯的话虽然不中听,但却不失道理。方玉风想解释、想反驳,但是无从言语,因为他自己也弄不明白自己为舍会有这样的心态。

    沉吟了好一会儿,方玉风突然冷冷地嘣出一句:“猴哥,原来我比你更犯贱!”话音一落,他又提起酒瓶猛灌,咕噜几口便把一瓶啤酒干光了。

    眼下他已经喝了三四瓶了,像他这种喝法,要是继续再喝下去,就算酒量再好,估计也撑不了多久。

    方玉风他自己不怕醉,今天心情低落到了极点,叫猴可出来就是想找个伴陪自己一醉方休么?

    可王宏侯却不这么想,他还答应了吴小蝶晚上十点陪她去电影院看电影浪漫一下呢,待会要是喝醉了,回到家里还不得被吴小蝶猛K一顿?

    “猴哥,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,你看你,才喝了几瓶啊?来,咋俩吹瓶。”方玉风从身边提起两个酒瓶往桌面上一放,正欲开瓶的时候,王宏侯忙扯住他的手说:“痞子,改天再吹吧,你看你都喝成啥样了?再喝你就得爬下了。”

    “拷,众人皆醉我独醒,别他妈废话了,你要是够哥们的话,就别再嚰叽了。”方玉风撂开王宏侯的手,“嘣、嘣”两声响,酒瓶已经打开了。

    这会儿倒真让王宏侯为难了,他不怕方玉风醉,但他怕自己醉。以他平时最好的酒量记录,最多也就五瓶而已,五瓶过后,绝对会醉得找不着北。现在已经喝了三瓶了,要是再吹了这瓶,估计到时肯定会醉得晕晕呼呼的,虽然不一定会倒下,但陪马子看电影的事肯定得撂下。

    王宏侯真不想再喝了,但却又不想扫了兄弟的兴,无奈地举起酒瓶细吞慢咽地喝了起来。还没喝到两口,一个蛮漂亮的MM突然走过来叫道:“咦,你们怎么也在这吃宵夜啊?”

    这个美女就是汪玲,王宏侯也认识她,以前汪玲去医院找方玉风的时候,他们见过面。

    方玉风这会儿正在灌酒,根本就没有理会一旁的汪玲。王宏侯倒是蛮机灵的,借着这个机会迅速放下酒瓶,笑逐颜开地招呼起汪玲来:“是啊,汪小姐,请坐。”说完,他转头对档口老板大喊:“老板,给我加一副碗筷。”

    汪玲在方玉风旁边坐了下来,笑说道:“你们怎么会在这种地方吃东西呀?”

    也难怪汪玲会这么问,这种路边小摊档纯属草根式消费档次,像方玉风与王宏侯这种身份显郝的人物,出现在这种地方也着实挺令人费解的。她哪知道,他们俩对这种小吃档有着特别的感情和喜爱。

    王宏侯刚想开口解释一下,却被刚放下酒瓶的方玉风抢了白:“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在这种地方吃东西呢?”说完,还冷不丁地打了个酒嗝。

    看着他那醉得红扑扑的脸蛋,汪玲觉得又好气又好笑,她娇嗔一声:“你这人真没情趣,人家随便问问也不行吗?”

    “猪头老公,接电话。……”突然间,王宏侯的裤袋里传来一阵搞笑的叫声,他知道是吴小蝶打电话来了,因为这是吴小蝶替他专门分组设定的手机铃声。他朝汪玲尴尬地笑了笑,“不好意思,你们聊,我先接个电话。”

    掏出电话讲了不到两句,又挂了,不过他的表情却有些紧张起来。

    汪玲笑嬉嬉地看着王宏侯,笑言道:“呵呵,你这铃声真搞笑,是你老婆打来的吧?”

    “嗯。”王宏侯点了点头,一脸的尴尬表情。就因为这铃声,曾害他被不少朋友取笑过,可以说,他是恨透了“猪头老公,接电话”这七个字。可悲的是,他却没有胆量更改这个铃声,否则让吴小蝶发现了的话,他可就免不了又要受到严厉的谴责。

    “小蝶叫你干嘛呢?”方玉风表面上像是有了六七分醉意,可他心里头却还是蛮清楚的,竟然还知道问王宏侯这样的问题。

    王宏侯道:“还能干嘛,叫我回家呗。痞子,接下来让汪小姐陪你慢慢喝吧,我得走了。”

    “你丫得也太不厚道了吧,有你这要兄弟的吗?叫个娘们留下来陪我喝酒,啥意思啊?”方玉风嘀嘀咕咕地说着。

    王宏侯倒是没觉得他这些有啥不妥,反正自己早已听习惯了,可汪玲听在耳里却是另一番滋味。她突然扭头瞪着方玉风,叫道:“方玉风,你这话什么意思啊?什么娘们不娘们的,你认为你有本事能喝得过我吗?”

    “喝不喝得过咱嘴巴上说了不算,咱俩真刀真枪地比试一下就知道谁厉害了。”说罢,他从酒箱中提出两瓶酒摆到汪玲的面前,说道:“老子是男的,你是女的,别说我占你便宜;我现在已经喝了五瓶,算是扯平了男女之间的差距。有本事的话,现在咱俩比个高低。”

    方玉风对着汪玲说话,满嘴的酒气呛得她直捂鼻子。不过她这人一向要强,哪会就些示弱,她立马开启两瓶酒,叫嚣道:“方玉风,这可是你自己说的,今天又是不把你整爬下了,我就不叫汪玲!”

    这两个人算是对上火了,霎时之间扯开喉咙猛灌,王宏侯却在旁边偷着乐,他笑嬉嬉地抛下一句:“痞子,汪小姐,你们俩慢慢喝,那我先走了。”转身偏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。

    仓皇的脚步渐渐消失,不醉不归的较量却还在继续,激爽的酒水给人以激爽的豪情,方玉风也许从来都没有发现,眼前这位美女霸王花竟这么的海量。“佳人美酒常相伴,醉卧街头我当先。哈哈哈……来,再干一瓶!” 醉吟之际,方玉风又提起了两瓶酒,不现过在的他却醉得连开瓶都找不着口了,最后还是汪玲给开的瓶。

    夜色渐深,在宜春这个不大不小的城市,如果换作是夏天的话,夜市一般会张罗到午夜一两点才收摊;但冬天不同,寒冷的午夜很少有人还会徘徊在街头的,这儿的摊主只摆到十一点就收摊回家睡觉。

    也不知道喝了多少瓶,方玉风早已醉得像滩烂泥似的爬在餐桌上,嘴里还时不时的嘀咕着什么?汪玲尚存一丝清醒,但大脑亦晕胀得厉害,一股股的酒气直往喉咙涌来,她真的好像找个地方吐个痛快,但又觉着在外头吐丢人,于是自作自受地强忍着。

    汪玲买完单后,在档口老板的帮助下,把方玉风弄到了停靠在路边的法拉利车上。汪玲找起动车子,准备开车送方玉风回别墅,可档都还没换上,就发现自己的视线好模糊。“不行,这个样子怎么能开车啊。”凭着最后一丝理智,汪玲熄了火,打算就这样坐在车上睡一宿。

    灰暗肃静的街头,天空零星点点的星光一闪一闪的,残月正静静地挂在树梢枝头,它将阴凉的寒光撒向大地,将朦胧的夜,渲染上一层朦胧的美,只是这层美,有着一丝丝的凄迷。

    然而一串沉重的脚步声却打破午夜的寂静,法拉利的正前方五十多米远的地方,五个身形彪汗的男子正向这边走来。正中间的那名男子的右掌中还握着一柄手枪,其他四人各持一把两尺见长的砍刀,看他们那气势,似乎是有备而来的。

    激战,血色,也许马上就要与天边皓月相辉映,但却没有谁警觉到这场即将发生的灾难……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待续)

 

 

点击欣赏《风流医生》(153)

 

 点击图片即可进入蓝色妖姬博客

 点击图片即可进入蓝色妖姬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290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