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

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网络长篇小说)风流医生(103)  

2012-03-05 19:56:43|  分类: 妖姬书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终极谈判

作者:邪魔之灵

          什么叫关起门来打狗?估计方玉风与王宏侯现在的处境就是最好的诠释。想逃又逃不掉,硬拼着干下去又不是人家的对手。此时此刻,方玉风还真后悔自己刚才的冲动,说好了不寻花问柳的嘛,咋就一时把持不住了呢?正所谓红颜祸水,自古以来,有多少英雄好汉英明一世,最终却淹没在一池红颜祸水之中。

       门外上百号人像大军压境一样,缓缓地逼向方玉风他们。眼看着已经走投无路了,后面的厢房处突然传来一声深沉的大叫声:“住手!”

       这一声喝斥声不仅令在场众人感到吃惊,方玉风与王宏侯更是感了惊奇。他俩忙循着声音回头察看究竟,当方玉风看清楚从人厢房走出来的那个老头时,心中诧然之际,口里情不自禁地嘀咕道:“怎么会是他?”

    王宏侯纳闷地瞅着方玉风,轻声问道:“你认识他吗?”

    方玉风道:“他是宵龙集团的老板,叫郑宵雄,我前段时间还替他女儿治好了绝症呢。”

    王宏侯喜道:“那你岂不成了他们郑家的大恩人?这下我们有救了,看他那气势,这帮人似乎很给他面子。”

    方玉风冷言道:“你别高兴得太早了,我虽然治好了她女儿的病,但我跟他之间,并没有什么交情,相反,他应该很恨我才对。更何况,刚才出声的人并不是他,而是他身边那个黑脸男子。”

    王宏侯道:“晕……这下我们该怎么办啊?”

    “别慌,先看看情形再说。”

    方玉风话音刚落,却发现郑宵雄竟绕道往二楼走去了,而陪在他身边的那个黑脸男子却正朝这边走来。那黑脸男子他看了看刚从地上爬起来的红发男子,冷喝一声:“蛇皮,你难道这知道这是我的场子吗?竟敢在我这里闹事,是不是不想混下了。”

    那个叫蛇皮的红发男子一瘸一瘸地走到黑脸男子面前,不屑地说道:“豹哥,我蛇皮哪敢在你的场子里闹事呀?今天这王八蛋惹我在先,总之我是非剁了他不可。”

    豹哥说道:“蛇皮,你不是第一天出来混的,你应该知道我黑豹的脾气,在我场子里闹事的人,通常都没有什么好下场的。”

    蛇皮冷然说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这小子好像不是你小舅子吧?你打算为了这个王八蛋跟我们青龙堂翻脸?”

    “蛇皮,我警告你,说话时注意点分寸!”说着,黑豹怒瞪了蛇皮一眼,继而说道:“不怕实话告诉你,这两位是我们雄老爷子的贵宾,你要在雄老爷子的场子里剁了他的贵宾,你蛇皮以后在这社会上还有容身之处吗?”

    蛇皮道:“得了,你我都是平辈,说不好就得动上肝火。既然雄老爷子也有兴趣插手这事,那我不得不给他点面子。这事就烦请雄老爷子来亲自主持公道吧。”

    “好,那你们跟我上来。”

    蛇皮跟着豹往二楼走去,王宏侯见方玉风踌躇不前,他纳闷地问道:“痞子,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?上去还是不上去?”

    “你说呢?现在我们还有选择的余地吗?走,我倒要看看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样来。”话音一落,方玉风大踏步地跟了上去。方玉风这人平时虽然傲骨的很,当在面临生死劫难的时候,他还是很冷静的,绝不至于倔强到为了赌一时之气而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。

    方玉风至所以决定要上去一探究竟,除了顾惜到自己的安全之外,其实还有另一层用意。他先前刚动手的时候就感觉到,那女的跟这个蛇皮似乎是串通好了的。尔后在紧急关头时,像郑宵雄那样的大号人物又突然现身,这让他不得不怀疑这里头是不是有什么阴谋。要想探清这一切,上楼是必然的选择。

    到了二楼一间办公室内,郑宵雄正叼着雪茄烟靠在办公桌后的大斑椅上,黑豹像保镖一样站在他侧面。方玉风与王宏侯在郑宵雄的招呼下,坐在左边的沙发上。蛇皮却拐着脚径自走到郑宵雄面前,对其颇为尊敬地说道:“雄老爷子,这是你的地盘,我蛇皮也不想在这闹事。今天您老竟然亲自为这事出面,我自然会给你面子。”

    郑宵雄沉默了一会儿,淡然说道:“蛇皮,你知道这位兄弟是什么人吗?”

    蛇皮不屑地瞪了方玉风一眼,冷言道:“我管他是什么人,把老子惹火了照样做了他。现在跟他坐在这谈判完全是给雄老爷子你的面子。

    看着蛇皮那嚣张极至的小样儿,方玉风正狠不得冲上去废了他。不过转念想想,逞一时英雄并非好汉,何况外面还围着上百号舞刀弄棍的小混混,就算现在出了这口恶气,下楼后也无法脱身。既然郑宵雄现在有意调解此事,估且先听听他会怎么处理这事再说。

    郑宵雄道:“我不妨告诉你,他叫方玉风,就是近来名声大震的神医。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没必要把关系闹得这么僵吧!”

    听郑宵雄这么一说,蛇皮的脸上突然掠过一丝诡秘的笑容。他瘸着脚缓缓地走到方玉风面前,说道:“呵呵,真是看不出来啊,原来你小子就是轰动一时的神医,听说你三粒药丸就能医好一切绝症,我倒是一直都蛮仰望你的医术。”

    方玉风不屑地瞅着他,冷言笑道:“仰望就不必了,你有屁就直放,现在到底想怎么样。”

    “小子,别这么拽!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起染坊来了,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废了你!”话音一落,蛇皮挥起厚重的巴掌直往方玉风脸上甩去。

    方玉风本来就见他特不顺眼,见他竟敢却手括自己耳光,心中怒火顿时燃烧到了极点。是可忍,孰不可忍,还没等蛇皮的巴掌落面,方玉风迅速挥臂格挡住他的攻势,紧接着一脚正中他的小腹,蛇皮顿时就像一只足球一样,直往后面飞射出而去,直至撞到郑宵雄的办公桌才停下来。

    “你***的有种!”蛇皮怒瞪着方玉风,跌跌撞撞地从地上爬了起来,转而对郑宵雄说道:“雄老爷子,你刚才已经看到了,不是我不给你面子,我蛇皮今天经不将这小子收拾了,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啊!”

    说罢,蛇皮欲出门往楼下走去。黑豹突然冲上前将他拦了下来,劝道:“蛇皮,雄老爷子今天的心情本来就不是很好,你可不要因为这事面惹恼了他。”

    这时郑宵雄从坐椅上站了起来,径直看着满腔怒火的蛇皮,问道:“蛇皮,你直说,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方医生?”

    蛇皮对郑宵雄这个问题好像很感兴趣一样,听后立马掉过头来,安分守己地坐在方玉风对面的沙发上,说道:“要我放过他并不难。他不是神医吗?一直以来——我对他的用药配方都很感兴趣;只要他可以将那副用来治疗绝症时所用药物的配方交给我;我蛇皮大人有大量,今天的事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”

    郑宵雄将目光投向方玉风,问道:“方医生,你自己怎么看?”

    看着这两个贼眉鼠眼的家伙,方玉风心里突然感觉到有点不对劲,这两个王八蛋在这一唱一和的,该不会是故意设下陷阱来欺诈我的药方吧?刚才在楼下出事时,那风骚女人的表情就极为可疑,再加上蛇皮只是一个江湖混混,他要那药方能有什么用?而最为关键的是——郑宵雄那老王八早就对自己治疗绝症的用药配方极其的感兴趣。如此说来,今天这事十之**是一场早已设定好了的阴谋。

   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虑,方玉风将繁乱的心绪强行镇定下来,摆出一副不屑一顾的姿态,悠然自得地点了支香烟,淡然说道:“郑董,谢谢你的一番好意,今天这事——我看你是管不了了,要药方没有,想打架的话,老子奉陪到底!”

    蛇皮怒吼道:“我C你MD,别给老子不识抬举,你当老子楼下那百十号兄弟都是吃素的呀!”

    今天这事看来是没那么容易解决了,方玉风心里已经做好了恶战的打算。俗话说得好,双拳难敌四手,任他和猴哥的功夫有多了解,跟人家上百人的力量相比,那绝对只有挨打的份。今天要想安全的芝里,恐怕就只有一个法子——那就是传说中的擒贼先擒王,趁着现在楼上人少,先挟持住这个蛇皮再说。有他在他手,就不怕外面那帮小混混乱来了。

    想到这里,方玉风突然起身急冲上去,右掌宛若鹰爪般,直向蛇皮的喉咙锁去。对于这一记,方玉风本有十足的把握将蛇皮擒住,可万万没有料到,半路途中突然杀出一个程咬金来——黑豹突然冲上前,硬生生地抓住方玉风的手臂死死不放。这时,王宏侯亦不怠慢,忙冲上前来攻击蛇皮。

    眼看一场混战即将在这间小小的办公室里展开,郑宵雄突然大吼一声:“你们都给我住手!”

    听到命令之后,黑豹第一个松手,可方玉风却不屑于郑宵雄的号令,与王宏侯携手,三两下便将蛇皮撂倒在地。随即,方玉风一脚踩在蛇皮的胸口上,目光径直瞅着惊诧不已的郑宵雄,冷言说道:“郑董,我方玉风也不想在你这里闹事,不过今天这事关乎到我们的性命,我不得不先发制人啊!希望你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 此时此刻,郑宵雄也是憋着一肚子的怒火难以泯灭,不过像他这样的老狐狸,伪装是他最擅长的本事。心中虽怒,可表面上却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:“你现在打算就这样要挟他平安离开这里么?”

    一直都没有吭过声的王宏侯突然插嘴说道:“简直是废话,除此之外,我们还有其它的选择么?”

    郑宵雄淡淡地笑了笑,语气平缓地说道:“正所谓躲得了一时,躲不了一世。今天你们俩夹持他平安地离开了这里,那明天呢?后天呢?他们这帮人可都是道上混的,不要命是他们的座右铭,难道你们打算以后天天躲在家里不露面?更何况……你们都是有事业的成功人士,身边也有不少的挚爱亲友,你们总不希望她们受到什么损伤吧?”

    王宏侯激愤地道:“拷,你这算是在威胁我们吗?”

    郑宵雄奸诈地笑道:“这位小兄弟,话可不能这么说,我郑宵雄在今天这档子事里,只是个和事佬的角色,我凭什么要威胁你们?你们年轻人就是冲动,老夫所说的这些,只是希望你们权衡一下利弊关系,可千万不要因小失大啊!”

    听了郑宵雄这番话,方玉风心里已完完全全地肯定——这个老谋深算的王八蛋绝对是幕后的黑手!看来,要想摆平今晚这事,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啊!这老乌龟说的话虽然有点要胁的意思,但却是眼前的事实。就算今晚安全地离开了这,这帮人势必不会善罢甘休,那以后可就没有安宁日子可过了。如果他们只是来找自己报复也就算了,只要自己日后警觉点,应该出不了什么大事,可谁能保证他们不会找自己身边的人下手呀?

    无奈之下,方玉风只得松脚回坐到沙发上,冷言冷语地说道:“关于治疗绝症一事,并非你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。你们难道真以为单凭两三颗小药丸就能治好绝症吗?如果你们真这样想的话,我我只能说——你们实在是太无知了!”说到这,方玉风稍顿了一会儿,继而说道:“我不妨实话告诉你们,那药丸只是治疗绝症时所用的一些普通抗癌药物,真正将绝症治好的……并不是药丸,而是我的一项特异功能。所以说……我无法将你们想要的神奇药方交给你们。”

    黑豹突然说道:“老兄,我们老爷今天可是诚心诚意地想帮你摆平这事,你可不要太犟了,到时出了什么事,可别怨……”

    还没等黑豹说完,郑宵雄突然抬手示意他住口,继而自己接口说道:“方医生,如果你所说一切都属实的话,那你能不能将你的特异功能展示给我们看看,也好让蛇皮心服口服啊。”

    “你丫的老乌龟,我看是你自己想知道事实的真相吧!好,既然你想看,老子就让你死了这份心……”方玉风径直瞅着郑宵雄,心里头早就骂遍了他的祖宗十八代。

    此时此刻,方玉风没显出丝毫的紧张,一旁的王宏侯却急得冷汗直飙。他与方玉风相交数十年,方玉风这小子有些什么事,他心里清楚的很,哪来的什么特异功能啊!可眼下到了这个节骨眼上,这该怎么收场才好啊?

    情急之下,王宏侯怔怔地自着神态自若的方玉风,附近他耳旁轻声问道:“玉风,这下该咋办啊?”

    “你放心好了,我自有主意!”说完,方玉风满脸微笑地托起胸口的龙纹玉坠,并轻轻地吻了一下,用轻得像蚊子嗡鸣一样的声间说道:“正哥,刚才我们所说的话你都听清楚了吧,这回得麻烦你老人家救场了。待会我一说三清真阳,你就化作一缕黄烟从我右手食指尖飘出来。”

    话音刚落,捏在手中的玉附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颤动。方玉风笑容可掬地亲了亲玉坠,随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扫视了众人一眼之后,正色道:“你们可看清楚了,这种特异功能是很耗心神的,所以我只会演示一遍。”说罢,方玉风清咳一声缓缓嗓子,继而方玉风伸出食指往前一指,紧接着一缕黄烟徐徐地从尖指冒出。待方玉风收回手指,黄烟才渐渐消失。

    在场之人眼睁睁地看着这神奇的一幕,心里面无不为之震惊,他们还真以为方玉风会什么特异功力,谁能想得到,这其实只是一个鬼魂幻化出来的。

    方玉风不屑地扫视了众人一眼,得意地笑道:“这回……你们该相信我说的话了吧。”

    “想不到方医生真有异于常人的特殊能力,老夫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了!”郑宵雄阳奉阴违地对方玉风笑了笑,随即将目光投向了蛇皮,并道:“蛇皮,现在你也看到了,人家方医生根本就没有什么神奇的绝症药方,你也该……”

    没等郑宵雄说完,蛇皮接口叫喝道:“雄老爷子,你放心吧,我蛇皮是个明事理之人,绝对不会强迫人家去做一些根本不可能做得到的事。”

    听到蛇皮这么一说,王宏侯满意为他们已经对今晚的事既往不咎了,他对方玉风笑言一句:“玉风,我们走吧。”随即,大摇大摆地往门口走去。没料到蛇皮突然挥手拦住,并冷言冷语地说道:“这么急着走干嘛,我话还没有说完呢。这小子勾引我马子一事就不说了,还打伤了我那么多兄弟,这笔医药费……”

    方玉风直言直语地接口说道:“废话少说,你想要多少钱?”

    蛇皮满脸奸笑地说道:“一千万!少一分都不行!”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待续)

 

 

点击欣赏《风流医生》(102)

 

 点击图片即可进入蓝色妖姬博客

 点击图片即可进入蓝色妖姬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34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